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理财 >> 正文

尽管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负债额度较高 但短期内债务违约风险不大

来源:huaqizn资讯网 2020-08-21 18:34:06 

全球汽车快讯据外媒报道,能源公司债券市场因原油价格下滑而受重创,债券分析师总算在市场动荡中提供了一则利好消息: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引发的公众危机愈发严重时,只有极少数大型能源公司的债务将于明年到期。

自今年2月中旬起,债券市场与股市投资商一起陷入痛苦中,将十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拉至历史新低,将国债与低利率企业债券间(即垃圾债券)的收益差距进一步拉开,达到7个百分点。

绝大多数公司的信用评级均创2016年以来新低。本周四,美联储表示,该机构将通过国债购买及其他举措,将1.5万亿美元(约合10.6万亿元)的流动资金注入到其金融系统中。

目前尚未迹象表明信贷风险在酝酿中,即使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也是如此,只不过是受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沉重打击而已。然而,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又同时提升了石油产量配额,导致石油价格下跌近三分之一至33美元/桶(约合234.14元/桶),沙特承诺将进一步推升石油产量,对上述两大行业造成双重打击。

分析师表示,尽管上述行业内有许多大公司的负债额度较高或债券评级低,但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债务违约风险剧增的情况。

美国财务研究分析中心(CFRA Research)的能源战略分析师Stewart Glickman表示:“即便某家公司的负债较高,若该债务的偿还期限未到,这类公司还拥有充足时间进行应对。”

能源类公司的债务即将到期

截止至2024年,石油、天然气开采及生产公司的负债总额约为860亿美元(约合6101.7亿元),公司届时需要再融资或偿还债务。然而,今年到期的债务总额仅为53亿美元(376.0亿元),其中的垃圾债券面值仅为17亿美元(约合120.6亿元),最大的债务到期时限在2022年,涉及金额为257亿美元(约合1823.4亿元)。

穆迪表示,在石油、天然气开采及生产行业内,只有十家公司,而其风险敞口最高的债务在2024年到期债务中的占比几乎达到了一半。在长期负债方面,美国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Oxy.US)的债务金额为400亿美元(约合2838亿元),其中的140亿美元(约合993.3亿元)是最大的一笔到期债务。

据美国西方石油公司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今年尚无到期的债务。该公司在2021-2022年间需要完成最大的偿还或再融资决策。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负债额与去年夏季的阿纳达科石油公司(Anadarko Petroleum)并购案有关。

Glickman表示:“他们确定该笔并购案属于‘在错误的时间完成超大型并购案\\’的经典案例(负面教材)。”

Carl Icahn将该笔并购案称为他所见过的最糟糕的交易。他向《华尔街日报》透露,他已经将自己在美国西方石油公司中的持股比例调升至10%。

标准普尔的分析师们表示,今年(到3月5日)的债券违约情况与去年相同,只涉及20家公司,其中仅有2家公司源自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而穆迪的数据也呈现类似结果。穆迪在3月10日的报告中表示,在过去的一年内,违约的垃圾债券占比仅为3.1%,绝大多数债券的市值将会恢复。他们预期今年的数值将增至3.5%,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4.1%。

事实上,投资级债券从未违约,因为财务困难通常会导致债券的评级跌至垃圾级,在无法还款或违约前就已经失去了“投资级债券”的评级。

标准普尔与其对手——穆迪的投资服务预计,垃圾债券的总体违约率将低于今年的平均预期值——4.1%。

石油价格暴跌应保有现金

绝大多数债券发行机构的现金保留涉及繁杂的步骤,随着原油价格暴跌,现金流已经吃紧,大量的投资被用于扩展美国的水力压裂钻井能力。

沃伦·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持有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股份,后者表示公司已将普通股的股息削减了86%,旨在保留更多的现金。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拥有许多优先股,可获得特别股息(special dividend),并不受普通股股息骤降的影响。去年,美国西方石油公司的股息达到25亿美元(约合177.38亿元)以上,相当于其面值400亿美元(约合2838亿元)的长期债券利息支出的两倍多。

能源开采公司还削减了市场重点关注的支出项目,即在新油井方面的投资。在许多公司中,这类投资的金额通常高于公司现有油井所产生短期现金流的金额。在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于去年11月发布的38家水力压裂公司的研究中指出,在截止至9月30日的过去一年内,负数净现金流量的总额高达-49亿美元(约合-347.66亿元)。

作为众多削减原油市场投入额的公司之一,阿帕奇公司(Apache Corp.)于本周四宣布,公司将削减今年的资本支出预算,降幅高达三分之一,从早前的16-19亿美元(约合113.52-134.81亿元)降至10-12亿美元(约合70.95-85.14亿元)。

2019年,阿帕奇公司的自由现金流损失高达9000万美元(约合6.38亿元),公司还支付了3.76亿美元(约合26.68亿元)的股息。该公司已将股息从0.25美元/股(约合1.77元/股)降至0.025美元/股(约合0.18元/股)。公司的资本支出和股息降幅为公司剩下了10亿美元(约合70.95亿元)的资金,相当于阿帕奇公司2019年利息支出——4.37亿美元(约合31.01亿元)的两倍多。

以Sajjad Alam为首的穆迪分析师们写道:“到2024年到期的投机级债券面值为530亿美元(约合3760.35亿元),其中2020年到期的债券面值不足20亿美元(约合141.9亿元),2021年和2022-2024年间到期的债券面值分别为90亿美元(约合638.55亿元)和至少120亿美元(约合851.4亿元)。投机级债券到期期限的延后应能为低品质天然气勘探开发企业缓解一定的压力,对于2019年发行的债券,后者可能无力实现再融资或支付非常高的利息成本。”

银行业风险程度上升

同时,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被监管机构视为全球重要金融机构的美国大型银行已积累了资本缓冲,其金额远高于能源行业所面临的风险敞口。为此,美国银行能够合理调整,不受本次石油价格暴跌的影响。但据Keefe Bruyette & Woods的报告显示,美国西南部的地方银行的风险敞口就非常高了。

美国前四大商业银行(摩根大通、花旗集团、美国富国银行和美国银行)对于能源业风险敞口在有形普通股权益资本(tangible common equity)的占比不足15%,这表明能源业贷款或清零,但却不会对这四大银行的生存造成影响。

据Keefe Bruyette透露,风险敞口最大的银行包括BOK Financial和Bank7 Corp,后者能源业的敞口风险要高于其普通股权益总值。有11家中小型银行的石油与天然气业贷款额达到其普通股权益总值的25%以上。

CFRA银行分析师Ken Leon表示:“对于超大型美国银行而言,这类问题并不大,但也可能在季度性会议电话中谈及该问题。这类银行的重心更多地转移到疫情风险,特别是中国的疫情风险。”(本文为编译作品,所用英文原文和图片选自cnbc.com)


上海人才网 https://www.xshrc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