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商之语任长生天降灵戒小说精彩试读

来源:huaqizn资讯网 2020-08-10 06:01:47 
第7章富二代

高向东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和任长生撞了一下拳头,没敢太放肆。

任长生知道今天他的出场惊到了高向东,但是为了能出心中的一口恶气,此时的他却不得不继续演着。

“嗯,那我走了,有机会咱们再去大排档吃一次。”任长生故意把去大排档吃饭说得特别珍贵,那种感觉就像是很难去那种地方吃饭似的。

“嗯,一定。”高向东终于开口,语气中的震撼依旧没有消失。

任长生抿唇微微一笑,挥挥手,转身坐进巴博斯。

巴博斯顿时无声无息的滑了出去,自始自终任长生都没有正眼看一眼抢走他女朋友,以及将他逼出公司的夏海峰。

那种感觉就像十分不屑一般,不,更像是一种天神对于蝼蚁的无视!

巴博斯悄无声息驶出去的瞬间,女孩全身的力气顿时彷如被抽光了一般,突然全身一软的瘫软在地,双眼顿时模糊起来,无声哭泣起来。

他到底是不可能原她的!

高向东远远眺望一眼离去的豪车,回头瞥了一眼瘫软在地的女孩,讽刺的语言最终停留在唇边,最终转化为一声饱含感情的叹息。

……“廖老您这手玩的真是……连少爷都出来了。”任长生坐在车子中苦笑着嘟囔道。

不料坐在前面的老司机却插口道:“在家中,我都是这么称呼老爷还有少爷们的。”

任长生闻言哑然,良久眼中冒出浓浓的莫名震撼以及复杂之色。

廖老笑了笑没有说话,以他一甲子深厚的阅历,自然一眼就看出任长生在车子中看向那女孩时眼神瞬息苦涩的变化,所以这才有指示司机出去的事情。

其目的,与其说是玩心大发老顽童一般的任性帮助任长生一次,更多是一种对任长生的逼迫。如果任长生以后混不出什么地位,今日之事将会成为他人生抹不去的尴尬。

车厢内一时间陷入久久的安静,突然任长生闭上眼睛,然后再次张开,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道:“我明白了!”

廖老笑了笑,没有问他明白什么了。

此时,任长生再次说出一个令廖老意外的事情:“廖老,小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好人帮到底!”

“小伙子做人不能太贪哦!”廖老笑脸一收,意味深长的道。

任长生神色不变,咬牙道:“如果廖老不帮我,我最多走些时间弯路,不过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想来廖老应该看到我与商之语交谈的场景了吧?”

廖老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因为我完成了商之语的考较,所以商之语愿赌服输的给我一次提要求的机会!廖老可知我提的是什么要求?”

廖老笑着隔空点了点任长生道:“小伙子跟我打哑谜,赶紧说了!”

此时前面的老司机也跟着笑了起来。

任长生笑了笑道:“我要求与他一次共进晚餐的机会,时间是……”

任长生顿了顿:“时间是三个月之后!”

此言一出,廖老眼睛顿时一眯,好一会才摇头笑了起来,轻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狂妄的可爱啊!不过,这份自信我倒是挺喜欢的。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任长生表情严肃道:“关于古玩我之前只是自己独自琢磨玩耍以为乐趣,现在我倒是看到另一番天地,所以还请廖老领进门指点一二。”

“大学学的是考古系?”

“不,中文系!”

廖老闻言沉默了,好一会提过皮包,从中翻出一张请帖道:“月底凤凰阁会举办一次古玩交流晚会,其中会有大量难以辨认的真品赝品出现,倘若你有眼光,自然能淘到好东西。我这家中有事大概是去不了,这请帖就送给你吧。”

任长生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双手接过请帖,小心谨慎的放进衣服的内口袋之中。

车子最终在一家银行之前停了下来,就在任长生拜谢准备下车的时候,廖老突然开口道:“长生啊,肚皮无忧的时候,就不要拼命捞钱了。古玩与金钱并不等价,如果有能力还请善待历史遗留下来的宝贵财产!这是一个将要入土的老头子的请求。”

任长生一愣,好久才神色复杂的点了点道:“我记住了!”

车子缓缓驶离,任长生神情复杂之极的看着远去的车子,对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心神不禁一阵恍惚。

“老爷,您今天的话,似乎多了些。”老司机安静的开着车子,显得很随意。

廖老闻言呵呵一笑道:“就当结一个善缘。”廖老的话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老司机却听懂了。

……任长生将现金支票提现存入自己的账户中,这才满腹感慨的打车回家去了,在路过小区外的大型连锁超市的时候,任长生进去狂扫一通生活日常用品,这才心满意足的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迈入家门。

回到家中的任长生,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觉得自己租的房子是不是太大了?

其实他当时选择这套面积有一百五平方的房子,不仅是因为当时刚刚淘到金蟾,预期可以大赚一笔,不差租房子这点钱,令一方面也是因为中介那里只有这套房子家具之类一应俱全。

不过现在一看,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多少浪费了些,还是找个人合租比较划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