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不朽神君杨烙翁小红小说by凯撒天帝全文阅读

来源:huaqizn资讯网 2020-08-12 05:53:12 
不朽神君第6章太爷

“完了,这下完了!”不容杨烙多想,“啪”地一声,屁股先着了地,而不是脚。摔得杨烙三魂悠悠着地滚,七魄渺渺满天飞,灵魂好像远离了躯体,脑中“轰”地一声,耳鸣目眩,昏昏沉沉。屁股隐隐生疼,这要是摔在枯草上可能还好些,可这是泥土啊,还结结实实地。疼!真疼!疼的杨烙吸了口凉气,捂着屁股急忙搓揉。抬头一望却没发现那青蛇跟过来,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于是再顾不得屁股的疼痛,迅速爬起身,拔腿就想跑。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猛然间就觉得腿上一痛, 低头一看,不知何时那条巨蛇已经到了他的腿脚处,小腿上正被那条青蛇咬了一口,就见那青蛇一击得手,却也未再攻击,只将身子盘成了一团,“呼呼”地在那里吐着血红的蛇信子。

“啊”杨烙心里惊叫,“惨了,惨了,这下小命没了”,惊愕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血向上涌,顿时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心中暗叫苦也苦也,这青蛇这么大,看起来定有剧毒,这被它咬了一口,哪里还有命在?杨烙坐在草垛子边,浑身疲软,连一丝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偏偏感觉又格外灵敏,从腿脚处传来一阵阵火焰烧烤的感觉,这股疼痛犹如一条小蚯蚓,循着小腿肚子向上,迅速弥漫到了胸口,然后又从胸口冲向了小腹,只一会儿,杨烙便觉得整个身子似乎僵硬了起来。

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心想,年纪轻轻地就这么死了,也太冤了!可怜了爹娘养我长大,却没有来的及孝敬二老便早早死掉,不知道他们该有多么伤心?还有小伙伴钱细儿,会不会也会为我落泪?常听人说,中了蛇毒不能奔跑,跑的越快死的越快。杨烙不明白他根本就坐着没动,可这蛇毒却依然像活物一般在他的体内游走,这毒也太霸道了吧。

这般乱想一通,杨烙忽然感觉到心口渐渐地像汇聚了一股灼热的能量,然后顺着全身的脉络开始四处乱窜,从胸口上升到头顶,又从后背向下,回归到了脚底,又从脚底上升回到了心口处。如此三番,所经之处无不通体透爽,最后,那股能量竟是慢慢地在心口消失了不见。杨烙双手撑地,稍一用力便“嗖”地一声站了起来,感到心口有着一点点的恶心。但浑身精力恢复且似乎远胜于以前,不由大为惊讶。这是什么蛇毒?怎么像给我充电一样?

“喵……”只听得耳边黑猫一阵低吼,杨烙忙扭头一望,只见刚才掉到草垛子下的黑猫如今一口咬住了蛇的身子,外加它的两只前爪,在大青蛇身上不停的抓挠,青蛇吃痛,不停地翻滚,试图甩开黑猫,奈何黑猫就是死不松口,一时间蛇鳞翻飞,枯草乱舞。看到这一幕,杨烙鼻子间猛地又闻到了一股股腥味儿,就那样怔怔地站着。看着两个畜生的生死相斗,也没上前也没逃走,仿佛傻了一般!

猛然间,杨烙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断喝:“孽障,为何不安心修行,又出来兴风作浪?”惊得杨烙一阵激灵,扭头一望,原来是村西杨烙称之为“二太爷”的孤寡老人到了,这个二太爷妥实不简单,据说曾有奇遇,得世外道人点拨,奇方异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更有能力占卜未来吉凶。一身道行竟远在姨老太之上。然而,他却未曾以此为谋生的手段,进而造福苍生。更不知为何,他一生未曾娶妻,只身一人住在村西,深居简出。

此刻只见他身穿一件黑色“的确良”短袖,裸露的两臂上画满了杨烙无法看懂符号,曾听人讲那叫什么符文,满脸的胡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清理过的,竟一圈圈地打着卷,再加上满脸的皱纹,显得是那样的妖异。

同时来的还有刚才跑掉的黄狗,它正一声不响的跟在二太爷的身后。杨烙张开嘴,想叫一声二太爷,可眼望着二太爷喉咙里却发不出声响来!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被蛇咬了一口变哑巴了?杨烙心惊,眼睛无助的望着二太爷就想哭。“小烙,没事,一切我已知晓”二太爷摇摇手,安慰道。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黄色药丸,极其迅速地塞到杨烙的嘴里。顿时一股芳香扑鼻而来,非常好闻。此药入口即化,杨烙砸吧着嘴,还没感觉到什么,就发觉自己的身体里已经传来了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心底的那股恶心感渐渐地退去,全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舒服,依稀间仿佛就脱胎换骨了一般。

再见身旁的二太爷,猛地从衣袋里抓起一大把雄黄粉,对着草垛子旁正斗在酣处的蛇和猫劈手撒将下去。顿时,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大青蛇顿时就像那霜打的茄子,一下子瘪了下去。在杨烙诧异的目光中,慢慢地,竟缩小到只有尺把长了,黑猫的身形也跟着小了下去。直到此时它依然紧抓青蛇不放松,随即又用另一只爪子踩住了蛇脖子,对着蛇头,张口咬下。

“小黑,快住口,此孽障吃不得,暂且留它一条命,日后还有用的到它的地方”二太爷眼见青蛇即将命丧黑猫口下,连忙出声制止。

黑猫似乎听懂了二太爷的话,松开了口。再不管那条血肉横飞的蛇,来到二太爷的脚边,将它那黑头在太爷的裤腿上左蹭一下右蹭一下,不时还“喵喵”地叫那么两声,形态模样极为亲昵。

“小黑,几天不见,你又胖了些啊,唉,你总是贪吃,什么时候你能够摆掉这些诱惑,便也是你的大成之日啊!”当着杨烙的面,二太爷竟跟黑猫洗起猫脑来了。说这些,它能够听得懂么?杨烙望着眼前的老人,觉得突然间好像就不认识了。

“喵喵……”黑猫连叫数声,像是在回答二太爷。

“小烙,好些了么?”二太爷问。

“我没事”杨烙使劲地摇摇头,话是能说了,只是头还有点晕,仿佛套了个紧箍咒一样。

“再过几分钟就没事了,我那个药,正是这蛇腥味的克星,更能解毒。”二太爷说完往草垛子旁望了一眼。刚才还在草垛子旁的青蛇现在却不见了,“这畜生,跑的到挺快的,呵呵,这次让它吃点苦头也好。”

“二太爷,你知道这条蛇?”听到二太爷的话语,觉得他跟这条蛇好像也挺熟的,杨烙面带诧异的问。

“知道啊,它不就是你姨老太那养了多年的“竹叶青”吗?如今你姨老太这一走,它就开始按捺不住了,这个孽障。”

“什么?”杨烙一听,差点没跳起来。这蛇是姨老太养的,她养这玩意儿干什么呢?看它刚才咬我的那口,怎么没差点要了我的命?也不知道体内的蛇毒还有没有了?她养的这东西我怎么从来都没看到过,也没听说过呢?

“你姨老太养它是为了配药”看着杨烙心思沉沉的样子,二太爷解释道。

“配药?”

“对,配药,或者做药引子,不过还有其他的用途。”

哦,药,听到二太爷说到药,杨烙不禁想到姨老太给的那包怪味扑鼻的药以及那几张秘术。我不是放在床顶上吗?不知道还在不在了,要是被老鼠什么的咬掉那就麻烦了,杨烙胡思乱想着,对于二太爷所说的这蛇还有其他的什么用途却没有放在心上。

“来,小烙,坐在这,有些事我让你知晓知晓。”二太爷眼见四下再无别人,指着竹林边一块被太阳照耀着的石头,示意杨烙坐下。

静静的午后,竹林边,草垛子旁,一猫一狗,一个老人,一个少年。场面是那样的普通,那样的平静与安详。然而,杨烙将从二太爷的嘴里听到什么样的故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