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穷秀才卖字遇康熙

来源:huaqizn资讯网 2020-05-20 02:24:54 

清康熙年间的一天,北京城里来了一个人,从他着一身青衫看,便知是位书生。身边没有仆从,却自己挑着一担行李,累得满头是汗,原来是位穷秀才。他住不起大旅店,只能找一爿小小的客栈安顿下来。

翌日早上他到外面买来几十把有画的绢扇,把房门关好,静静地磨墨挥毫,

在扇子写起字来。别看他穷得叮当响,却写得一手好字,篆、楷、隶、草,无不精通。他在每把绢扇的背面都写上一首唐诗,然后用纸郑重地包起来。

这位穷书生姓高名士奇,浙江钱塘江人,中了秀才后,一直没考中举人。可他不甘埋没,像一般读书人那样去当教几个顽童的“猢狲王”,而心高志大,要向外寻找出路,既名叫士奇,就要出奇制胜!他想北京乃帝王之都,天子脚下,只有在那里才有风云际遇的机会。

他初来乍到北京,既无亲戚又无朋友,那些王公大臣深居府院,出门前呼后拥,一个穷书生哪巴结得上?感叹空有满腹文才一笔好字,却无人赏识,这样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出人头地?他一急生出智来,从腰里拿出仅有的几两银子,买来几十把上等的绢扇,几乎一夜未眠,写完后只打了个磕睡,便起床梳洗,出门送扇。怎么是送不是卖?这自有他的道理——将扇子当作敲门砖。

他专找高门大厦,恭恭敬敬地送门房一把扇子,说些好话。那些门房收惯了“门包”,一把扇子哪在他们眼里?但高士奇不要他们找主子,不给他们添麻烦,他们也就乐得收下,见他的字写得好,恭维他几句。他一连送出好几把绢扇,毫无收获,不觉来到一家府第门前,见建筑华丽,气象恢宏,便问旁人,知是吏部尚书明珠的府第,心里不由一动,便迈步上前。

“嘟——什人竟敢乱闯?”随着一声断喝,一个胖胖的黑大汉挡住他去路,

当胸一把抓小鸡般将他拎起。他忙满脸堆笑:“总管,总管,我是来送把扇子给您的。”黑大汉一听松手大笑:“你这书呆子,我和你非亲非故,平白送我一把扇子干吗?老实说——到底有什么事求我?”他仍笑着说:“晚生确实不为什么,只是初到京城举目无亲,慕相府之名,结识总管送把扇子,以后不论何时,总管能有机会照顾我一点就成。晚生就此告辞!”说着将一把扇子与他,拱手离去。

“你回来!”门房突然喊道。他一惊,回过身去。“你这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你不留名,叫我到哪找去?”“晚生姓高名士奇,浙江钱塘秀才。”门房指着扇子问:“这上面的字是你写的?”“正是。写得不好,请总管指教。”“好!好——”门房翘起大拇指,“不是我夸你,相府那些文人没一个比你写得好的。”“总管过奖了。”“我再问你,你真是秀才?”“晚生哪敢在总管面前撒谎?”门房正色说:“我告诉你,我有一个儿子,今年七岁了,每日在家贪玩淘气,我想请你教教他读书识字,将来也好弄个秀才、举人、进士当当。不知你愿不愿意?”

高士奇一听喜出望外,他真求之不得呢!忙连声答应。于是门房派车将高士奇的行李接来。高士奇每天为门房教子,这个穷秀才的脚总算踏进了相府大门。

这明珠是满州正黄旗人,姓那拉氏,三十岁就当上了内务府总管,二品大臣,是朝廷重要官员,掌管人事大权,深得康熙帝的信任。高士奇想接触他,无奈相国出门前呼后拥,警卫森严,他一个小人物岂能接近?也是他合当发迹!一天明珠相国有急事要修书数封,府内虽有几个文人却偏偏有事出去了,相国焦急万分。

门房见主子这样着急,便说:“奴才请了一位教师在教我儿子,这教师学问很好,一手字写得更好,奴才叫他来怎样?”明珠一时无奈,便道:“你马上请他来。”

高士奇听说相国呼唤哪敢怠慢,急忙来到。相国见他长得风流俊秀,仪表不俗,略问几句就命他代写书信。高士奇问明意图,提笔拂纸,文不加点,一挥而就。明相国接过一看,不但书法秀丽,文笔也清新可爱,书信内容完全符合自己意图!十分高兴,夸奖说:“信写得好,字更好。我身边虽有几个文士,却都不如你,你就在我身边代我掌书记之事怎么样?”高士奇一听连忙跪下,连磕几个 响头:“多蒙大人栽培,晚生誓当图报。”

从此他就替明珠代掌书记,很得明珠欢心。后来明珠推荐他到詹事府当了个录事,是掌皇帝文学侍从,抄抄写写的九品官,乃九品十八官中最末一级。但不管怎么说,高士奇总算一脚踏上官场的台阶了。